伍戈:关税之扰

时间:2019-07-16 23:01   编辑:admin

  核心观点:

  1.加征关税是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主要表现形式,也是干扰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突出风险因素。大家普遍关注加征关税对贸易的抑制作用,还有人担心其引致国内产业加速外移的可能性。如何考量加征关税的长短期效应,对于我们研判宏观大势具有现实意义。

  2.加征关税对于双边贸易的冲击是重要的,但未必是最重要的。影响我国外需的主导性力量依然是全球经济动能。近年来我国外贸依存度显著降低,加之对美贸易的占比有限,加征关税对出口等的实际影响不宜夸大。此外,更加灵活的汇率安排有助于缓解外部冲击。

  3.直观上,加征关税引致的成本上升会加速产业外移,从而更深远地影响一国经济。然而与日美当年贸易摩擦相比,目前由中美关税而提升的成本对我国整体的影响仍较小,其引致的产业转移或将相对温和。国际经验表明,产业转移本身也是各国发展的大势所趋。

  4.展望未来,考虑到全球经济动能放缓继续放缓叠加关税的负面影响,我国逆周期宏观政策还将适度发力以缓冲外需下行压力,其对冲强度受制于物价、债务等演进状况。值得一提的是,未来中美在科技等诸多领域的长期博弈或许会比当前贸易问题更为复杂和棘手。

  正文:

  加征关税是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主要表现形式,也是干扰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突出风险因素。大家普遍关注加征关税对贸易的抑制作用,还有人担心其引致国内产业加速外移的可能性。如何考量加征关税的长短期效应,对于我们研判宏观大势具有现实意义。

  一、关税抑制出口:影响会有多大?

  近年来,我国外贸依存度显著降低,目前已经由次贷危机前的65%大幅降至30%左右,宏观经济发展其实更加倚重内需动能。此外,我国对美贸易占比也呈下降态势,当前美国已经落后于欧盟和东盟而成为我国第三大贸易伙伴。

  加征关税对于双边贸易的冲击是重要的,但未必是最重要的。研究发现,决定当前我国外需的因素可分解为全球经济增长、人民币汇率和关税冲击三个部分。其中,主导力量依然是全球经济动能,关税冲击的影响不宜过度夸大。

  更加灵活的汇率制度安排有助于缓解外部冲击。事实上,去年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人民币汇率的表现似乎更加灵活,逐步摆脱“死盯”美元指数的状况。但这并不必然表明中方主动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工具,而只是顺应市场,使其在汇率决定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二、关税引致产业转移:速度有多快?

  直观上,加征关税引致的成本上升会加速产业外移,从而更深远地影响一国经济。以当年日美贸易摩擦为例,广场协议后日元大幅升值导致日本对全世界贸易伙伴的成本快速上升,从而显著加快了日本当时的产业转移。而目前由于中美关税提升的成本对我国整体的影响仍较小,其引致的产业转移或将相对温和。

  国际经验表明,产业转移本身也是各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大势所趋。数据显示,随着人均GDP的增加,各国均逐步迈向产业流出国的行列,这似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

  展望未来,考虑到全球经济动能放缓趋势未改叠加关税的负面影响,我国逆周期宏观政策还将适度发力以缓冲外需下行压力,但对冲强度受制于物价、债务等演进状况。值得一提的是,未来中美在科技等诸多领域的长期博弈或许会比当前贸易问题更为复杂和棘手。

  三、基本结论

  一是加征关税对于双边贸易的冲击是重要的,但未必是最重要的。影响我国外需的主导性力量依然是全球经济动能。近年来我国外贸依存度显著降低,加之对美贸易的占比有限,加征关税对出口等的实际影响不宜夸大。此外,更加灵活的汇率安排有助于缓解外部冲击。

  二是尽管加征关税引致的成本上升直观上会加速产业外移,从而更深远地影响一国经济,但与日美当年贸易摩擦相比,目前由中美关税而提升的成本对我国整体的影响仍较小,其引致的产业转移或将相对温和。国际经验表明,产业转移本身也是各国发展的大势所趋。

  三是展望未来,考虑到全球经济动能放缓趋势未改叠加关税的负面影响,我国逆周期宏观政策还将适度发力以缓冲外需下行压力,其对冲强度受制于物价、债务等演进状况。值得一提的是,未来中美在科技等诸多领域的长期博弈或许会比当前贸易问题更为复杂和棘手。

- 热点新闻



    东京1.5分彩

友情链接: qq分分彩 极速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官方网站

Copyright © 2002-2018 东京1.5分彩www.hebqd.com 版权所有